独家专稿—回忆严良堃大师在广东的岁月

编辑:合唱e家
更新于:2018-09-05
分享:


导读
■“只要是我老师家乡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我把“胆”留在了广东,从此成了“无胆英雄”
■严老真“严”,九十高龄还不忘传承授课
■“我远在北京,你们要多去祭拜冼星海先生”
■永远的《黄河》/一座不朽的艺术丰碑


编者按
一直想拙耕一篇小文章,以此缅怀严老逝世一周年。笔者不懂音乐,更不懂指挥和合唱。写一代大师的文字,委实有点自不量力。有幸得业界内的专家、老师们点拨,便有了下面的札记。拿不上台面,相信对我这个“门外汉”,大家自会宽容和谅解。
作为严良堃为数不多的弟子之一,苗向阳老师最近也很忙。6月11日下午,我们终于见面了。一段有关严老与广东合唱事业发展的故事,或者说,一些还不被大家知晓的趣闻乐事,便在苗老师的回忆中,重新鲜活的跳跃了出来。没有华丽辞藻的堆彻,笔者只想用平静的笔尖,为你叙述严老生前在广东的那些无法尘封的岁月…

严老在广州番禺指挥 15000人的《黄河大合唱》,成为中国合唱史上的鼎力之作


■“只要是我老师家乡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苗向阳,中国合唱指挥家,广东省合唱协会副会长、广州合唱协会会长。“严老来广东的次数,我记不清了,但南粤大地,留下了老人家抹不掉的记忆和脚印”。冼星海,广州番禺的骄傲,更是世界的骄傲。中国家喻户晓的大作曲家。被几代人传唱的《黄河大合唱》,中国文艺史上无法超越的鼎世之作!严良堃,作为冼星海的得意门生,指挥《黄河》超过千场,与《黄河》“相依为命”七十多年,是中国合唱指挥史上难以逾越的一座丰碑!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严良堃大师说“只要是我老师家乡的事,我都愿意去做”(编者注:为严老原话)。广东,成为他的第二家乡,自然也就顺理成章。苗向阳说,严老对广东的合唱事业,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广州、深圳、珠海、中山……南粤大地,留下了严老传播合唱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身影和脚印。1995年10月29日-11月1日举办的“中国星海音乐周”,严良堃先生用自己刚直不阿、气壮山河的艺术感染力,现场指挥15000人共唱《黄河》的震撼场景,堪称中国合唱舞台艺术的鸿篇巨作。那是一场可以入选世界吉尼斯记录的合唱演出,必将载入中国合唱发展史的史册!


当年在严老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合唱指挥,现在都已经是花甲古稀之年的老者(第一排为授课老师,前排左六为严良堃大师,后两排为学员)





23年前在冼星海家乡广州举办的星海音乐周时的宣传画,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定格



■“我把“胆”留在了广东,从此成了“无胆英雄”
在聊天中,苗向阳说起的一件小事,引起笔者浓厚兴趣。在一次饭后闲聊中,严老亲自纠正“小苗”的几个粤语发音。出身湖北的严老,教生于上海的弟子白话(粤语别称),这“一老一少”碰撞出来的,绝不仅仅是广东方言那么简单。大艺术家身上那种博大、接纳和融入的“情怀”,就因这点“小故事”彰显无遗。“严老的‘胆’留在了广东”,苗向阳老师说。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严老在广州某家医院切除了胆囊,老人风趣的说:“我把自己的胆,留在了广东,从此成了无胆英雄”。

无论是教“小苗”说粤语,还是“胆”的故事,对语言的接纳,如同对于广东的牵挂和支持,是严老人性光辉的绽放。《黄河》是中国的黄河。从祖先母语中,感受国民动天地、泣鬼神的民族气节,正是中华五十六个民族,横刀立马的民族精神。《黄河》也是世界的黄河。相信有资历的专家、学者都知道,冼星海笔下的《黄河》,还有一套俄罗斯版的创作。这是一代艺术大师致力于,用歌曲、歌声将中国唱到世界的伟大的桥梁。让世界震惊的“中国语、中国声、中国挥”本身就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严老在冼星海家乡广东番禺传播合唱事业时的珍贵照片



严良堃大师在广州授课(右为苗向阳)



作为严老为数不多的弟子之一,苗向阳(左)认真聆听严老教诲



严老(中)与夫人(右二)在广东。(左二为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的原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左一为苗向阳)


■“严老真“严”,九十高龄还不忘传承授课”
苗向阳给笔者展示了一张珍贵的黑白照片。那是1982年仲夏,苗向阳与一帮中国合唱指挥践行者和“追随者”,赴京接受严老的授课。“真的很严格,严老真的姓‘严’,对艺术的追求简直有些不近人情”,苗向阳如数家珍的回忆。如今,照片上昔日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如今都已过花甲、近古稀,成为了奋斗在各省、各团体合唱与指挥行业的专家。
1995年,广东珠海,严老连续10天授课。“这对于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简直就是拿‘命’在工作”,作为当时助教的苗向阳感概的说。严老在年近九旬时,还亲力亲为到深圳授课,这是艺术赋予生命的创举。凡是跟随他拜师学艺,或同台演出的学生和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体会了严老真的姓“严”的厉害。正是这样的严谨,才造就了一代指挥大师的横空出世。也正是这样的严厉,才培养出了大批优秀的合唱指挥名师名家。也正是这样的严肃,才让中国创造的艺术,从手起手落间诠释了正义的内涵。让我们继续秉承严老的遗愿,在造就艺术人生的道路上,写下一个庄重、神圣的“严”字!




珍贵的瞬间




1995年11月,严老(前左六)在广东珠海授课后与学员合影留念




严老于(背影者)1982年3月在北京给苗向阳授课



严老为广东合唱品牌“南粤和声”题字



严老为广州合唱品牌“广州合唱节”题字



严良堃大师为苗向阳的著作《合唱与指挥》题字的原稿


■“我远在北京,你们要多去祭拜冼星海先生”
严老的一生,很少为业界团体、个人题词题字。但是作为“会讲粤语”的“广东人”,或许是偏爱,再或者是“情有独钟”。严老的“墨宝”流淌着割舍不下的“广东情结”。2013年和2014年,严老欣然为广东两个合唱品牌“南粤和声”、“广州合唱节”写下铿锵有力的题字。这也是严老为广东亲人留下的大师之作。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严老身体每况愈下,直到去年6月18日,老人安详仙逝,留给后人一片哀叹和悲痛……
严老经常提醒身在广州的苗向阳:“我远在北京,你每年都要去祭拜你们的祖师爷冼星海先生,也得带领外地来广州的艺术界人士去祭拜”。即便如此,2005年秋,严老还携夫人,亲临广州番禺,冒雨参观番禺星海纪念馆,并欣然题词,并观看冼星海作品音乐会。苗向阳老师说。严老在广东的脚步虽然终止了,但他踏实、有力的步伐,依然激励着一批又一批合唱事业工作者。中国指挥泰斗严良堃先生,您是广东的儿子。天作证、地作证,《黄河》作证、中国作证,您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南粤大地的青山绿水间!


严老参观番禺星海纪念馆



严老为星海纪念馆欣然题词:唱黄河声、慰赤字心



严老的书法与其指挥艺术一样,具有很深造诣


■“永远的《黄河》/一座不朽的艺术丰碑”
在严老的个人专著《我与<黄河大合唱>六十年》的文尾,严老这样写到:“《黄河》一直在培育、滋养、鼓励着我,我是在《黄河》的乐声中成长的,我愿意今后继续指挥、讲解《黄河》,为我所热爱的广大人民服务”(编者注:约写于1998年11月)。严老与《黄河》这段长达七十多年的“爱情长跑”,感天动地。遗憾的是,文中的期待,变成了我们永远的等待,等待……
笔者之所以把严老的这段话再次呈现出来,哀叹严老魂归另外一个国度的同时,传达给为合唱事业努力工作的仁人志士一个信息。那段话已经成为严老的遗愿,是严老放不下、割不断的心愿。朴素的言语中,折射了严老对我们的期许。永远的《黄河》背后,是千千万万胸怀大志的艺术工作者。在传播、传承中国合唱事业艰苦卓绝的进程中,我们要继承严老遗愿,挺起民族的脊梁,牢记严老等老一辈艺术家的教导,在“文化强国”的强力引擎驱动下。凝心聚力,砥砺前行!
加油!中国合唱!加油!中国合唱人!


苗向阳老师接受本网独家专访


编后语

       在和苗老师的聊天行将结束时,他提到前不久震惊的《黄河》被“恶搞”的事件。作为《黄河大合唱》合唱作品传承人之一的苗向阳,第一时间站出来,通过《广州日报》媒体等多种形式(详见该报2月3日版),对“恶搞”事件予以义正言辞的驳斥。作为严老为数不多的弟子,作为广东合唱指挥的专家,以及广东省和广州市合唱协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苗向阳和他的同事和朋友们,一直不忘初心,不断为广东的合唱事业发展勤奋工作。严老情系广东合唱事业发展的日子里,苗向阳既是见证者,更是亲历者,同样也是忠实的践行者。我们期待广东合唱事业的传承与发展更上一层楼!
(该文由合唱e家独家撰稿,转载请注明合唱e家)



合唱资讯

赛事 · 活动

合唱e家风采

合唱e家

中国“合唱e家”网(以下简称本网),上线于2018年5月。总部位于经济发展核心商圈广东腹地——历史文化名城佛山市。该网隶属升降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拥有,并由该公司独家全权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