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所欲,不逾矩”——评陈伟“如果有来生”合唱指挥音乐会

编辑:合唱e家
更新于:2018-12-26
分享:

“从心所欲,不逾矩”

——评陈伟“如果有来生”合唱指挥音乐会





2018年的双12,见到了许久未见的17、18届的毕业生,他们都为了同一件事返回泰州。反正不是为了看我。

记得前一天晚上,在办公室加班。陈伟把一堆合唱谱的电子版给我,让我打印。打到《如果有来生》的时候,打印机卡住了。好像在说,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在你办公室呆着,打这么多,要累死我啊!

没错,最终还是完成了陈伟交给我的任务。重启了N次电脑,最终把他的合唱谱全部打印完毕。




周三晚七点半,泰州大剧院座无虚席,一场准备已久的音乐会拉开帷幕。奇怪的是,台上只站着两个男生声部,没有女声声部。正纳闷时,女高与女低分列观众席的走道,向着舞台的中央凝视。场内有不少观众开始小声议论,这是什么花样?当天使般的女声唱响“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时,相信大家已经明白了。这是一个别致的开场,新颖的设计,为的是让观众进一步、近距离感受4D环绕立体声的音效。台上的男声与台下的女声遥相呼应,将美好的声音,丰富的声部音色,以及大众熟知的旋律传递给每一位翘首以盼、洗耳恭听的观众。像极了开启耳朵旅行的列车,穿梭在茉莉芬芳的艺术世界。

对了,这个列车叫“星光”号!


暮夏,邻家小妹轻摇蒲扇,桥边,三俩孩童卷起裤脚,吃瓜,多么美好的场景。白鹭,青山,田间的水稻,树上的知了,袅袅升起的炊烟,好一副田园景象。当星光号行驶在F调的轨道上,天边的夕阳也随着和声忽大调,忽小调映入眼帘,沁人心脾。再现时,邻家小妹轻摇蒲扇时,孩童们看见夕阳在云端,缓缓燃烧。此谓“夕烧”!


往事如烟,岁月如广板之缓慢流过。远处,一望无垠的草地,来到了D羽的世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此时,牧民们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赛马,听女声的支声复调是不是像极了皮鞭抽在马儿身上发出的声响?呐喊声,助威声此起彼伏,你追我赶,不相上下。周先生啊,仅用了149小节,就将中国古诗词的意境用音乐展现得淋漓精致。关键是,再现时进入E羽,仿佛将人们带到另外一块草地上,再看一次“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爱情是音乐永恒的主题。你有没有梦见过你的情人,有没有在梦里与其诉说衷肠,醒来后久久不能忘怀?如果没有,请听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如果有,更要听云南弥渡山歌改编的阿卡贝拉版《小河淌水》!梦幻般的引子将我们带到一个爱情故事里,人声的伴奏,模拟的水声,烘托出夜间行走找寻爱人的场景。我个人认为小耕老师改编的这个作品是未来合唱与合唱未来朝着高精尖迈进的风向标!

快看,爱人就在前方,快邀请他一起舞蹈吧!对,一定要用节奏自由的爵士,否则无法释放我找寻的辛苦。月亮出来了,哥哥要走了,梦也要醒了。哥哥不是天上走,而是在妹妹的心里啊!频繁的转调、节拍转换, 声部由少变多,有乐音,有大自然的声音,难极了。不得不说,小耕老师的改编是大师级的。导演导得好,也得演员有水准。虽说月亮出来亮汪汪,星光出来呢,也是亮堂堂。在如梦般的银夜里,总有星光在闪耀。



这一次,该换哥哥找妹妹了。妹妹名叫丁香,现实世界里,有两位丁香,一个是戴望舒的初恋施绛年,另一个是曾经就读于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的白丁香。同一个时代背景,同一片区域,竟有两位丁香。一个在诗里,一个在心里。

戴望舒的丁香名叫施绛年,是其兄弟施蛰存的妹妹。1927年的“四一二”事变后,戴望舒随施蛰存避乱松江,认识了施绛年。戴望舒第一次见到施绛年是一个周末,当时下着雨,施绛年没有带伞,被雨淋湿了,这个体态修长的姑娘顿时走进了戴望舒的心中。因此才有《雨巷》中频繁出现的“撑着油纸伞”,诗人幻想能为丁香撑伞。谁知,施绛年对戴望舒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据说是因为戴望舒长得黝黑,又有年幼得天花落下的麻子。事情发展到后来也算是离奇。戴望舒得不到施绛年的爱竟然跳楼自杀,施蛰存不得不采取措施,最终戴望舒与施绛年订婚,条件是戴望舒必须出国留学三年,拿到学位,回国找到稳定的工作才能与施绛年成婚。在法国留学期间,戴望舒得知施绛年嫁给了一个普通售货员,回国后怒扇了施绛年巴掌,这段情也才算了结。


详细经过参考如下链接: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107/00/33592673_719702414.shtml

初读《雨巷》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丁香要结着愁怨,现在我也仍然不明白。但是在合唱中,夏炎彬老师将“愁怨”改成“秋怨”我倒觉得改得好。

另一个丁香是确有其人。她是弃婴,被一位女牧师收养,取名白丁香。丁香很聪明,弹得一手好钢琴。1925年在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读书时认识乐于泓(阿乐),当时正值大革命时期,两人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丁香于1931年入党,阿乐随后。1932年两人在上海秘密结婚,继续从事革命工作。婚后仅5个月,由于叛徒出卖,丁香被捕,随即被国民党押送至南京雨花台枪决,当时的丁香已有3个月的身孕。阿乐悲痛万分。就这样过了18年,他从未爱上其他女人,直到1950年,他进藏工作时认识时钟曼,这个像极了丁香的女孩。两人婚后,育有一女,取名乐丁香。在丁香牺牲50周年的纪念日,这位74岁的老人种下两颗丁香树,这个爱情故事一直在延续着。阿乐终身未忘丁香,每年的清明,他都要带着乐丁香去悼念“丁香妈妈”。


原文链接: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KB0Dyzy


两个丁香的故事,时代背景相同,《雨巷》创作于1927年,首次发表的时间是1933年,烈士丁香生于1910年4月4日,1927年时16、7岁,施绛年那会也正值高中而已,差不多的年岁。而两个丁香生活轨迹也位于苏州、上海一带,对两位男主人公而言也是毕生难忘的情感经历。是不是可以将烈士丁香带入到《雨巷》中的丁香呢?用阿乐的口吻,演绎。这样,丁香结着“愁怨”就好理解了。









看过诗朗诵版的《雨巷》,再听听星光的《雨巷》,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对于夏老师的创作,我想说:收下我的膝盖吧!整首作品在bG调性上将忧伤哀怨的风格展现得淋漓精致,“撑着油纸伞”这个诗句主题同时也是音乐的主题,夏老师用主音下方四度与上方五度的纯音程作为全曲的动机,经过数次离调模进,最终又回到这个动机上来。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首次呈示时进入的bG和声大调,简直就是初次遇见丁香时怦然心动的感觉,又像是一种闻着丁香花那种沁人心脾的场景一样。全曲大量使用二度不协和音程,频繁离调又不脱离主导动机,既符合文学作品的风格要求,也展示了音乐与文学的高度融合。据说,夏老师听到星光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作品的演绎后大加赞赏。


作品太多,无法逐一点评与分析。相信在场的观众们都感受到了合唱艺术的魅力,也感受到星光合唱团在陈伟的指导下,达到了一种境界。19首作品,全部背谱。陈伟全程指挥,挥汗如雨。你就站在台上两个小时,瞎比划看看累不累,更别说艺术的指挥了。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孔子将每个十年定为一个阶段,直到七十岁才说自己“从心所欲”,但“不逾矩”。现代文翻译过来是:“到了七十岁,便随心所欲,任何念头都不越出规矩。”(杨伯峻译注版)李泽厚先生则翻译为:“七十岁心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却不违反礼制规矩。”(《论语今读》)现在,“随心所欲”一次多少带有一点贬义,意思随意,这个人太随意。我觉得孔子讲的原话(论语中的表达)倒是挺好,“从心所欲”,意思是跟从、听从自己内心想要的,向往的,反而比“随心所欲”好,无需翻译。为什么孔子要说七十岁以后才可以呢,应该是这辈子的每一个十年都在不停的进步,不停的收获,等到七十岁的时候所学的周礼,知识,人生,天命等都有了一定的认识,这宛如一套人生哲学啊,只有到这个份上才可以“从心所欲”,但是“不逾矩”,也符合其“克己复礼”,不停的约束自己,从而达到一种境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孔子讲的话对我们仍有很大启发,尤其是艺术这个行业中。怎样才能做到“从心所欲”而又“不逾矩”呢?艺术有没有“矩”呢?当然有,这个“矩”其实就是艺术的规矩,也是纪律。从美学角度讲,一个艺术作品从艺术家创作时就该“不逾矩”,再到艺术家表演时也应该“不逾矩”,再到观众审美时也应“不逾矩”,你在聆听交响乐时不能随便鼓掌,这就是“矩”,你在欣赏京剧时反而应该根据角在台上的表演随时要参与到叫好与鼓掌中,这也是“矩”。看来这个艺术的“矩”还分文化群体,在不同的文化群体中,“矩”的标准也各异,只有在艺术上是这样的。试想,科学的“矩”能因人而异么?林黛玉的眼泪能因为她是中国人就往天上掉而不往地下落么?也只有孟庭苇会问“谁的眼泪在飞”,这是艺术手法而已。宗教中的“矩”也能因人而异么?你认为偷东西是不好的,我的宗教里认为偷东西是好的,因为我们的宗教文化不同,这也是不合情理的。只有艺术,才可以分。因此,费孝通先生才会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不是“各真其真”,真理只有一条,也不能“各善其善”,善恶的标准也只有一条。

但是,如果都讲“矩”,艺术怎么繁荣发展呢?别忘了,还有“从心所欲”。这二者之间看似一对矛盾,要“从心所欲”还要“不逾矩”太难了吧!能做到的就成圣人孔子了,也成了“先贤”。

其实,应该没有那么玄乎。我们很难与孔子比肩,但是在某一特定时间、地点,我们所从事的某项工作,或者是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完成“从心所欲”还“不逾矩”,尤其是在音乐上。关于艺术的规矩,纪律性,推荐大家读一下《陈丹青音乐笔记》中《赴死的演奏》一章,讲得太好,没有办法节选。

如果有来生,陈伟一定还是选择合唱。这场音乐会,从合唱作品的选择上可以看出陈伟“从心所欲”又“不逾矩”。既有中国的,也有少数外国作品,既有通俗流行的,也有民族特色的作品,既有根据古诗词创作的,也有现代诗创作的作品。可谓是“从心所欲”,怎么“不逾矩”?个人觉得是不能超过星光能力范围之外,这是其一。其二,不能超过陈伟合唱水准的底线要求。“从心所欲”的要求很高,要求合唱队员在演唱上要能高能低,能强能弱,能唱能短,能明能暗,能快能慢,能听自己的声部,还要能听别人的声部,这就是技术要求。

如果有来生,陈伟一定还是选择指挥。这场音乐会,可以看到在不同节拍、不同速度、不同声部配合等等问题上,陈伟的指挥是“从心所欲”又“不逾矩”的。他没有固定的打指挥手势,他把那些光会打拍子的指挥称为“人体街拍器”。显然,在陈伟的指挥世界里,只会打拍子仅仅是“不逾矩”。你丢了“从心所欲”,谈什么“不逾矩”?这个“从心所欲”是指根据作品的要求走,才能“从心所欲”。中国人讲要用“心”不是用心脏,也不仅仅是用大脑,应该是生理和心理的统一,超越了其中任何一面,二者有机的结合才能叫用心。作为指挥,一定要完全依循作品的要求,在此基础上进行二度创作,这又体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指挥自己达到了要求,才能带领合唱队员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通过不停的积累,训练,音乐艺术才能达到“从心所欲”。唐代高祖武德四年的政府文件上就说了,“音律之伎,积学所成”,没有积累,训练,是达不到“从心所欲”的。从这场音乐会来看,陈伟的指挥真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是不能脱离音乐艺术的规律,纪律。合唱队员经历长时间的训练,终于和陈伟一起,走在一条比较正确的路上,向着更为优秀的音乐艺术道路,继续前行。

陈伟马上五十岁了,按孔子的话讲,他才到知天命的阶段。夜深人静时,试着聆听上天对你说些什么,此生的方向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有来生,相信陈伟还是会选择合唱,选择指挥。这是他的天命,不可违。但是,将其合唱艺术,指挥艺术评价为“从心所欲,不逾矩”是否过高呢?个人觉得,对于孔子讲的话,不能静止的、片面的看待。“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很高,但并非遥不可及。我主张将此理念放置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人,合适的事件中,从量开始,慢慢到质的变化,不能等到七十岁到来的时候,我就说自己达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

来源:倪博识音乐课堂



合唱资讯

赛事 · 活动

合唱e家风采

合唱e家

中国“合唱e家”网(以下简称本网),上线于2018年5月。总部位于经济发展核心商圈广东腹地——历史文化名城佛山市。该网隶属升降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拥有,并由该公司独家全权运营

  • 学员风采3
  • 学员风采2
  • 学员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