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老师对上海市级老年大学合唱团交流的点评

编辑:合唱e家
更新于:2019-01-21
分享:

王燕:指挥家、钢琴家。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副教授、副主任,硕士生导师,中国合唱协会副理事长、上海音协合唱专业委员会主任;曾任中央歌剧院常任指挥;世界合唱比赛评委;“上海国际合唱艺术节”音乐总监。


2018年12月3日下午,第十四届上海市级老年大学合唱交流展演在交大举行,据我所知,近几年王燕老师每年都被邀请到上海市级老年大学合唱交流展演上做全面的点评,尽管她的评论对问题所在毫不含糊, 甚至尖锐地指出一些根本违背合唱艺术的错误, 但是,她不仅仅对合唱艺术的博学,更是她热情,诚恳,风趣易懂的语言, 依然深深受到这个群体的欢迎,有的时候, 因为时间碰不上, 大家商量改期举行交流, 一定要等到王燕老师有时间......这就是我不顾'天下着雨,又冷路又远',还是要赶来赶去,多听一次王燕老师对上海市级老年大学合唱团交流点评缘故,我想听一听,这次王燕老师是如何点评.


说实话,对老年合唱团的点评真是不太容易,实在太难:


1)现在老年合唱团的成员是“缺失艺术教育”的一代,他们爱好音乐,却没有学习基础音乐的机会、他们爱好一起唱歌,却长期受到假美声的影响,会唱的歌,大多数是靠无意记忆,反反复复听会的,基本不识谱(不要说五线谱,简谱也搞不清楚),更没有大小调式,音程,和声,共鸣......基础音乐的知识严重缺失:


2)在各个老年合唱团中,总是还有几个嗓子条件比较好的,但是,合唱恰恰因为这些人,受到破坏,因为他们往往有太好的自我欣赏,认为是合唱团的台柱子,没有合作意识,也不懂得如何合作。


3)现在的老年合唱团中有不少合唱指挥“终生学习”观念不强,有的合唱理念还停留在歌咏时代,甚至完全不了解'合唱艺术',也完全不了解作为合唱指挥所需要的知识结构:规范的指挥法, 科学的排练方法, 宽泛的音乐理论,应该具有的语言文字知识, 文学修养, 教育学, 心理学, 哲学, 美学等等必须的本领. 大量的合唱需求,造就了太多太多不合格的指挥在'合唱艺术的舞台上漫游了太久太久'......


4) 老年朋友的热情可嘉,尤其是在合唱团坚持了多年的团员,任何点评人都不得不考虑到这些长期热情洋溢的歌者之对歌咏的感情, 对老人说话得小心翼翼啊......这些都是点评专家都要把握的'群众观念'.....


第十四届上海市级老年大学合唱交流展演用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王燕老师几乎用了同样的时间讲解、点评;王燕老师以直率、真诚、热情的态度对待参加交流、展演的每一个合唱团,点评语言风趣、幽默、通俗易懂,始终吸引着近四百名合唱团成员、指挥、钢琴伴奏、合唱团的领导......在对整体给于 积极肯定的评价的同时,也指出有的团队依然与主流合唱脱节......接着,王燕老师对每一个合唱团的每一个曲目的演唱作了详细的、有分析、有建议的点评,坐得满满的交大文治堂里时而静得鸦雀无声、时而爆发出会心的、惭愧的、醒悟的笑声,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大家对点评的认可和接受度非常高。王燕老师对一些进步比较大的合唱团,给于肯定,认为声音调整得很好,在音准方面有了提高,作品把握比较准确,也进一步提出了希望,如应该更自信一些,要进一步提高;对一些存在的问题,王燕老师除了对无伴奏合唱提得比较尖锐外,其他的问题都是以引导的方式来说明自己的看法; 无伴奏合唱要求相当高,应该平时在音准、节奏、和声、曲目的内涵、合唱唱法、风格的把握等等方面多加练习,不一定在还很不成熟的时候搬上这个交流的舞台,可以唱有钢琴伴奏的曲目。对音准、节奏的问题,她建议要多花时间训练,(我记得王燕老师曾经说过“音准、节奏是音乐的法律”),合唱团应该多注意音乐本身而不是音乐之外的表演;对个别的团队,合唱团员演唱时声音颤抖、连同人一起抖的现象,提出了改进的方法,建议多读歌词、用高位置朗读歌词,体验歌曲的内涵、情感,因为在生活中你是不可能如此颤抖的......(很有道理);阐述了钢琴伴奏、指挥、合唱团的关系,指出指挥要协调 好三者关系;对歌唱的位置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提示大家,一定要有积极的歌唱气息支持,音乐才能够流动起来......这种在指出问题的同时,给于有效的方法,使合唱团可以去努力、去实践,这是有高价值的合唱点评。我最关注的是王燕老师阐述合唱的歌唱语言、语音问题,因为,在去年我们的专场合唱音乐会之后,我对我们栋梁爱乐合唱团提出:“向语言索要合唱的上升空间”,我们上海人不仅仅是平翘舌的问题、前后鼻音.....等等存在严重问题.而且在母音相连、循环呼吸等方面的问题 也必须尽快解决。同时继续学习英语,拉丁语——这是王燕老师继马革顺先生对合唱语言的研究之后,意在进一步深入推动这项工作对我的启发。点评中,王燕老师说到两个合唱团用意大利语唱《洁白美丽的天鹅》时,说了一句特别风趣幽默的话,:“你们的意大利语唱得比意大利人唱中文唱得好”,——你说这是表扬还是批评?但是确实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和关注,王燕老师 讲了意大利语的发音特点,并且作了示范,大家都有一种满足感,得到了收获和启迪。合唱曲目是音乐与语言结合的艺术,所以必须把语言搞清楚、学明白。


王燕老师一个多小时的点评不仅仅是具有针对性,同时 内涵丰富,有合唱艺术发展很大的信息量,我个人认为,指挥要认真学习王燕老师的点评,努力地全面提高指挥的自我修养和排练能力,从而改变上海合唱的整体面貌。


我记得王燕老师说:“我们每年都会见面,大家可能现在已经习惯了,每次要听我在这样一个交流当中给大家沟通很多的想法,谈很多的个人的感受。”在看完了七所老年大学的合唱团演唱后,王燕老师感慨说:”让人还是百感交集的。为什么用了百感交集的这个词呢?因为很多的团队进步很大,然后呢也有一些团队呢,恐怕就是他的进步不是在一个主流上。””有些地方明显觉得他们在表现一下这团体的气氛上,或者是说,大家的这种轻松愉快上下了很多功夫,但是可能对于音乐本体上的一些音准哪,气息啊,给人感觉好像下的功夫略少了一点,所以听起来呢,对有一些团队还有一点小小的担忧。......那么,当然我觉得音准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音准仍然需要大量地花时间!”。同时,王燕老师建言:“无伴奏的合唱作品大家可以平时练习,但是一定要有一定的音准基础,一定要有一定的听觉方面的思辨能力、自我纠正能力,才好拿到台上来用。”


有人告诉我我,一个合唱团有许多事情,排练、演出、组织集体活动、交流、参加各种比赛......王燕老师担忧的是:”大家的这种轻松愉快上下了很多功夫,......”


然而,我一贯主张,不管什么合唱团应该把“学习、训练”放在第一位,而其他的内容也要适当考虑,但是老年合唱团,前面我说过:”现在老年合唱团的成员是“缺失艺术教育”的一代,他们爱好音乐,却没有学习基础音乐的机会、他们爱好一起唱歌,却长期受到假美声的影响,许多会唱的歌,大多数是靠无意记忆,反反复复听会的,......基础音乐的知识严重缺失”。


王燕老师提出:”音准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音准仍然需要大量地花时间!”这里的“很大的问题”、”需要大量地花时间!”应该引起重视了。合唱艺术,没有了精确的音准,也就没有了和声,没有了和声的张力、色彩、魅力.....全没有了,因此,合唱团一定要重视音准训练!


我和一些老年大学的指挥有一些交流,知道现在的老年大学合唱团已经不是常规的教学班,而是“门面”,不再以教学为主,而是排练——演出——比赛——获奖......每年吐故纳新,不断有“新团员”加入,以唱作品为主,没有系统的教学......同时,老年人受社会潮流的影响,他们把“老有所乐”放在第一位......完全没有了全面地理解“老有所学、老有所为”的方针,出现不研究合唱必要的课程设置、没有系统的教学、没有教学计划、以唱代学、以比赛得奖为考核的标准、不开展教学研究、没有明确的教育目标.......所以,越是把合唱团当做“门面”,越是没有“门面”的样子,.......因此 ,市级老年大学的领导应该了解什么是合唱艺术、考虑教学计划的合理性、教学目标的设定,要聘请真正懂得一点合唱并且有社会责任的、不断加强自身学习指挥、执教指挥应该把合唱教学放在第一位。


合唱固然有娱乐功能,但是合唱艺术有着更加深刻的社会功能、艺术功能,千万不能够仅仅停留在娱乐功能上面徘徊不前;有人还提出合唱是“大众艺术”(合唱确实是一种受众面大、群众的参与面特别广泛的艺术);但是,合唱和芭蕾舞一样,有着很强的艺术性。大凡艺术一定是有技术、技能、技巧来支撑的;合唱艺术,如果完全没有了基础音乐的训练,没有了精确的音准、节奏,没有了积极的气息支持、没有了统一科学的发声方法、没有了高位置的共鸣、没有了准确地运用合唱语言、没有了准确地把握作品的内涵以及合唱的表现手段,那么,试问,那还是合唱艺术吗?要想从事合唱艺术,就必须先得有合唱艺术所需要的技术;有了过硬的技术,才能更好的享受艺术。


这次点评中她对x合唱团的演唱存在的语言问题做了详细的分析,这里,我实录了王燕老师的一段话,供大家学习:“x合唱团在演唱的时候,很痴迷于对字、词的一个所谓的一个好的状态去演唱。但是各位有没有想到过一件事情,当我们把每一个字的状态都说得特别好的时候,其实这一句话的意思已经说不清楚了。刚才这句话,我努力地把每一个字的状态都说得很好,但是听起来,你往往不知道我什么意思。我会跟我的合唱团说,唉,不许给我唱七个字!我要听见一句话。那么这里一句话是靠什么来做到的?就是靠气息支持,靠我们的气息和语言的结合,气息推着字走。然后呢,同时很好的演唱状态,位置的保持,它一定要是一个很好的结合。其实就是我们原来声乐老师说的,这里(丹田处)、这里(口腔)、这里(头腔),三位一定要一体。


在很多年前,我的先生(导师,上海音乐学院长期来称呼老师不管男女都称呼先生)马革顺教授就一直在《合唱学》当中提出了很多关于咬字吐字的一些特点。在中国很多的复合韵母当中,我们要去分辨到底我们在歌唱的时候着力于的是哪一个元音,就是在我们的韵母当中着力的是哪一个小的音节,这个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同样在意大利文的演唱当中,今天有两个团队是无伴奏合唱,在唱意大利语。对于意大利的语音来说呢,大家已经做到了很不错了,你们首先一点要坚信,你们的意大利语绝对唱的比意大利人的中文好,这是肯定的。(全场笑声)但是它也有一定的小的问题,因为确实是我们每一个学科,当我们知道的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有更多的不了解,或者是做的不够好。那么只有无知者才无畏,是吧?那么刚才这两个团队呢也有一些小的问题。比方说bianco这个一样吗?我却听到很多的团队会在b-i-anco到底是谁着力?谁着力会更多一些?那么当然是an而不是i。所以一样的,然后cantando,然后piangendo,ian……所以我过去有的时候建议有些合唱团队啊,在不太明确大家的共鸣该统一在哪一个字上的时候,那么可以有相应的专家做一点相应的探讨,然后明确了以后可以把有些主要的元音拎起来。比方说,以刚才的这个为例,piangendo,哭泣,我正在哭泣中,那么它主要的重要的元音是an,en。然后呢,它的这个重音是piangendo(示范)。说明白了吗?如果我们把有一些主要的元音单独拎出来,再找一找大家的统一,大家的共鸣,然后再加上辅音和其他的一些不太重要的元音,也许事情就会好办得多了“。


“你的气息要推着声音、推着每一个字走,然后同时要做到合唱化的吐字你们唱“男~人~女~人~”,我们所有的归韵不能够占更多的时间,不能“男、人、女、人”!大家为什么觉得他们这个字啊特别短?其实他们不是故意要唱短,他们就是归韵太早了。nan他已经去唱n了,应该是na-n,结尾的时候发很短的n。所以当很多人在演唱的时候,可能对于什么时候的归韵,然后我们的这个气息怎么样帮助我们的这个声音方面,想的可能还少了一些,接下来可以多一点琢磨。”


合唱的语言问题确实是给非常重要的问题,王燕老师在马革顺先生重视合唱语言的基础上,在继续研究、继续发展,这是非常必要的。当气息积极支持、把声音送到高位置的共鸣区,母音又统一的时候,不管是汉语还是外语,合唱声音的融合度会得到大大的提高。


指挥、钢琴伴奏、合唱的关系


指挥要把握各种关系,钢琴伴奏与合唱的关系,如:x合唱团演唱《长街宴》,钢琴伴奏与合唱团完全“脱节”的现象。


王燕老师:“我也明白,也不是每一个老年大学,或者是每一个合唱团,大家都有很稳定的这个经济来源,最好是你们能够找到比较稳定的钢琴伴奏。但是至少通过今天舞台上的来看,至少两三个团的钢琴伴奏并不是跟你们长期合作。”......说到xxxx老年大学,'这个钢琴伴奏跟大家的这个关系不这么的融洽。'


'从一开始音量也比较小,......其实您刚刚在前奏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等合唱进入了以后,可以把音量稍微压低一点。这个时候呢,建议指挥要起到比较重要的作用,说实话钢琴自己缩在那个角落里,他并不能够总揽全局,那么需要指挥及时地告诉他音量比例大小,是不是可以再下来点,是不是可以再出来点。我觉得这个时候需要指挥和钢琴伴奏的一个心灵相通。'


当时是:“钢琴伴奏已经跟大家拖得就越来越远了。到最后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指挥和合唱团是一个速度,钢琴伴奏是另一个速度,然后拼命地赶,就是互相对着。这个我们大家都能够听得出来。所以呢是觉得啊如果有可能固定一下钢琴伴奏,哪怕就是说,(因为我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哪怕这首作品没有钢琴伴奏,那么是否能够想办法找人写一个稳定的钢琴伴奏,好过找了一位来即兴伴奏,即兴伴奏弹的还跟不上合唱的步调,我说明白了。所以刚才的这个情况,《长街宴》也是在这方面有点尴尬了。


有人说:“钢琴是合唱团的半壁江山”,王燕老师要求指挥要把握好、协调好钢琴与合唱团的关系,。。。。。。


指挥要把握作品的内涵、重视语言与风格的关系


王燕老师:“这个男生合唱《回娘家》。啊,很神奇的一首作品。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开头是慢起的!“风~ ~”,我当时就在那想前面小作品的问题呢,里面什么情况?“风~ ~吹着杨柳”慢起唱到快的还蛮有意思的。但是呢这首作品啊,我不太赞成这样的作品这么唱。因为把“风~~”这个字啊,如果说我们想要画它的这个韵尾,这种韵尾就是收声的这个ng~,它的效果真那么的好。如果大家很喜欢有一个“风~ ~”的那个效果,可以做一个怎么样“风”,但是一定得是eng~,不能是ng~。 所以我听见大家“风~ ~”,那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噪音,而不是乐音。可以带一点点韵母eng~(口微开,韵尾合拢),再归韵,可能效果都会好一些;都好过ng~(口闭合),其实听不见,听见了老是会让人感觉也不太有美感。


这首作品说实话大家唱的也是很开心(王燕老师肯定了大家的情绪),但是音准真的也不太好。这首作品大家都知道(这是大家熟悉的歌曲),所以大家都会可能情不自禁地对音准上面要求会更高一些,统一也还可以再关注一些。尤其是“哗啦啦,啦啦啦”,它会有个“啦~”各有各的唱法。因为开口音啊就不容易统一,闭口音容易统一。比方说“呼~”“吁~”这种都是很好统一的,但“啊~”就不好统一,是吧?我们今天还有一个女生合唱的《茉莉花》,“花~”也是一样。听到大开口的、全开口的母音,它确实是不太好把握噢。当然还有一个也需要继续统一的,就是到底是“咱zan的妈”,还是“咋za的妈”?(台下笑声)。最后一句“怎么去见‘咋’的妈”。像这个河北民歌,如果是山东民歌或者是山东某地的民歌,我还能够理解za,它不怎么爱归韵是吧。包括有些省份是这样,但河北归韵的噢。“咱的妈”不是“咋的妈”,对不对?“咱”要想好一个统一的情况下归韵。


王燕老师在类似这样的点评,多次提出了音准问题、演绎作品的严肃性与艺术性的统一问题、语言与风格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呼吁指挥要提高自己的全面修养和实际能力问题。


在国际上,合唱评委的评分标准总是有:音准(50 points) 与对乐谱的忠诚度– 遵守作曲家在乐谱上注明的各音乐符号,如节奏、音量、情绪等。 (50 points).可见,王燕老师再三再四地要求指挥在音准上下功夫,在研究作品的表现上多花点时间是有其道理的。


我想,为什么把指挥称作”合唱团的灵魂人物“,可见合唱团指挥的责任重大!我认为,合唱团指挥有责任带领大家认认真真地、有计划的学习,合唱艺术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要学习,就因为合唱艺术有丰富的学习内容,搞合唱才更有意思。


合唱团团员要听指挥的,有人说合唱团团员要服从指挥。个人融入声部、个人、声部都要服从整体音响、指挥、合唱团、钢琴伴奏都要服从作品;指挥在合唱团的地位是他的综合能力决定的,而不是指挥这个身份;


从交大走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等出租车的时候,身上感到丝丝寒意,但是,我心里正在流淌着一股暖流——我想,有王燕老师带领下的、新一届上海合唱专业委员会的年轻艺术家们,一定能够继续将上海合唱真正的再迈上一个台阶。

来源:福建省合唱协会

合唱资讯

赛事 · 活动

合唱e家风采

合唱e家

中国“合唱e家”网(以下简称本网),上线于2018年5月。总部位于经济发展核心商圈广东腹地——历史文化名城佛山市。该网隶属升降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拥有,并由该公司独家全权运营

  • 学员风采3
  • 学员风采2
  • 学员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