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基层合唱团建设需要解决的几个非专业性问题

编辑:
更新于:2020-11-25
分享:



基层合唱团建设需要解决的几个非专业性问题

在第二届长三角城市合唱联盟高峰论坛上的发言

上海市闵行区音协主席  刘庆江



刘庆江在第二届长三角城市合唱联盟高峰论坛上的发言

视频:张国锋

提示:尽管视频中的发言依据下方的文本,但刘庆江老师在发言中临时加入了许多故事和表情,以至于现场不时爆发笑声,强烈建议大家观看视频。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330.jpg


尊敬的各位会长、团长和各兄弟省市合唱协会的领导、专家们,大家好!


本人从事基层合唱团建设工作30多年,也可以说是基层合唱团建设中的一个老兵,虽然没有在各种赛事中获得过超一流的成绩,但是这几十年来的合唱经历也让我感想颇多,情怀更浓,责任更大,思考更加接近生活!


我是上海市闵行区教育学院小学音乐教研员,我还是一个合唱痴迷者,不是因为我对合唱情有独钟,而是因为合唱对于学校音乐教育和社区文化建设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


下面就将我几十年基层合唱团经历的获得与大家分享,一家之言,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338.jpg

刘庆江


首先,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建立合唱团,他到底对我们的工作、生活、品质、做人有什么意义?


维也纳男童董事局主席维尔特先生曾经告诉我:在奥地利,具有维也纳男童团队经历的人,国家在录用公务员的时候是会优先考虑的,因为这样的人他会更加懂得如何与别人合作;德国人认为从小有合唱团经历的人成人后会更加有教养,更加会善解人意。对合唱的作用,有这样认识的人还有许多许多。合唱的作用远不止在于唱好几首歌,获得几个荣誉,满足一下功利的追求等等,他是一个国家、一个集体全民素养与团队精神的集中体现,是获得别人尊重的优秀公民的养成渠道,是培养内心“大爱”的最好教育方式之一,因此,建立合唱团的目的,首先是一个基层合唱团建团之前需要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他不仅是合唱的问题,还是用合唱培养有教养的观众和高素质的公民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343.jpg

上海市闵行教工合唱团


第二.目前我们基层合唱团建设的现状又是如何?(以上海闵行为例)


我个人在闵行区已整整工作了25个年头,在闵行区有25年建立合唱团和合唱实践的历史,也获得过上海、全国和世界合唱比赛的成绩十多项之多,闵行教工合唱团曾经获得过上海六年三届“阳光、大地”合唱节第一名,很巧,和无锡有缘,我的第一个全国合唱比赛成绩也是在无锡获得的,那是2002年第六届中国合唱节金奖(十个金奖排名第六),同时也获得合唱比赛指挥奖。作为一个区级合唱团第一次参加全国合唱比赛获金奖,那是一个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要知道当时的金奖里有中央民族歌舞团、深圳爱乐男声等全国一批专业和具有专业背景的全国顶级合唱团,指挥更是不得了,如今在中国合唱指挥界大名鼎鼎的娅伦格日勒老师、王燕老师等都是当时的团队指挥。然而当我2005年带领闵行教工合唱团获得意大利第六届嘎达国际合唱比赛金奖回国时,当时我们单位书记的一句话让我心痛至今不能忘怀。我们这位领导说“刘老师,我们的团队合唱水平上去了,合唱队员的素养也需要提高啊!”我们这位领导的一句话,让我想到我自己在合唱团队里做队员多年的合唱经历,他让我想起合唱中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让我认识到合唱水平的提高很重要的是通过合唱提高人文素养,而非仅仅是获得一个好成绩。我也时常反思,我们在台上唱艺术,在台下、在生活中又在忙些什么?我们的修炼是从台下开始的,修炼什么,修炼唱歌的规矩、修炼对艺术的执着,想方设法要把音的长短高低、声部的协调等等修炼到极致。修炼好了上台,台上的每一分钟都是需要苛求极致的规范,甚至每个人的一小口呼吸,都可能会对整场演出产生负面影响。从量到质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上海市闵行区教工合唱团《夜歌》《八骏赞》

指挥:刘庆江


第三.合唱团队的建设需要从娃娃抓起


闵行男童合唱团是我在上海闵行组建的第一个纯男童合唱团,目前有儿童队员122人,两个班,2016年开始组建,至今组团已经4年。建团之初,我就在思考:为何国外有大量的男童团,他们到上海来巡演大多水平高,音色纯净,演唱曲目广泛,有曲目纵深,尤其是他们在舞台上所体现出来的气质、教养很值得我们学习。这一方面我们的男孩子相比较而言则差距不小。2019年7月底8月初,我带领52位闵行男童的孩子参加了维也纳第10届世界和平合唱节,尽管闵行男童团建团宗旨是“未学艺 先学礼”,而且在平时的培训里也把理念渗透于常规教学中,比赛我们也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在获得金奖的为数不多的国内队伍中我们也在其中,但是孩子们在整个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可爱、秩序、环境融入的意识和在用餐、剧场安静等等方面的行为,还是让我认识到我们与国际大家庭孩子们在行为举止上的差距,由此也让我更加坚定地认识到,优秀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需要从小的时候,他们进入社会之前对他们加以好的影响,而合唱团的建设使我们在音乐领域对他们的影响成为一种可能。通过4年的努力,我的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越来越认识到合唱为他们自己、为他们的家庭带来的变化。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352.jpg

上海市“闵行男童”合唱团


第四.如何处理好合唱团建设中的功利与公益的关系


当今的中国,合唱活动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有集体人群的地方就有合唱团队的存在,就有合唱歌声的响起,而合唱团队建设的目的也有千差万别。有为了争取荣誉,有为了圆梦,有为了提高素养,也有为了活跃集体气氛,加强同事、朋友之间的友谊等等,但不管如何,在组织者的功利追求和指挥的利益获得上,从现实中都是存在的一种考量,不需要回避,问题是你把哪一种放在前面,是功利、利益在先,还是公益、责任在先,功利、利益也是促进发展、提高的一种手段,就像许多事情一样,如果天平偏向了哪一边都会有问题。合唱中功利的表达与爱的表达他所表现出来的音乐是不一样的,所谓技术不等于艺术,今天的成功不等于明天的成功等等,这在社会的方方面面的例子举不胜举。在一定技术上的真诚表现往往能够打动人心,而在纯技术上的精湛表现则只能给人以外表的感官刺激,只有将两者完美结合方可达到真、善、美的音乐境界塑造,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这些基层音乐(合唱)工作者一定要在合唱建设中摆正好位置,把握好分寸,处理好功利与公益的关系。


第五.对合唱团建设来说,如何做到能够坚持下去


这是一个选择快餐还是选择品牌的问题,但不管选择哪一种,文化一定要关注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思想思考。我们在平时经常会碰到为了某一个活动而应急参与的事情。事情很急,这时候有积累的团队的价值就体现了出来,他们不仅能够圆满地完成活动主办方交给的任务,而且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主办方的期待,而临时组织起来的团队则不然,他们不仅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某种程度上还使文化的影响力下降,甚至还起到坏作用。我们经常会看到某种合唱等活动场合,大批团队聚集,吵闹不休,现场乱哄哄的,台上在唱,台下在讲,交相辉映,让本来很高雅的活动变得很低级,更有甚者只认为自己的队伍唱得好,别人的队伍一文不值,并且流于外表,弄得大家不快,严重地影响了合唱活动的本质意义。合唱的要义是合作,是尊重,是用美的歌声传达美,表达情,养育人,而不是互相争名利,正所谓合唱所追求的境界是“合唱队里只有我们,没有我”,那不是停留于文字,而要落实于合唱团建设的每一个细节之中。只有追求大我,舍弃小我,才能使合唱团的建设对美好社会的建设有意义,才有长期发展的必要和可能。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400.jpg

上台前的排练


第六.好的合唱团建设是要有基本条件保证的


我国已故杰出的指挥大师严良堃老师曾经讲过,好的合唱演唱主要需要有三个条件的保证:即一个好指挥、一批好队员和大量好作品。就目前来说,由于老一辈指挥家们的努力培养加上国外优秀的合唱指挥家们的回国工作,国内的合唱教学和合唱实践的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涌现出了很多区域的优秀合唱指挥,他们(她们)在国内的很多场合进行普及培训工作,也让大量的基层合唱指挥受益,从而推动全国基层合唱排练水平的提高。但是大家知道,合唱指挥的工作它不仅仅是一个合唱专业的事情,它还是一个融组织、协调、管理等大量非合唱专业事情的结合体,一个好的合唱指挥绝不是只学习单一指挥技术就能够完成的事情,他(她)需要爱,包容,有时还需要某种的牺牲,而坚守这一职业更需要情怀。队员呢?闵行教工合唱团成立25年了,是由我一手创办的,当初的辉煌渐渐淡去,那是一个怎样的队伍,年轻(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有热情,有情怀,大家在一起努力追求,激情表达,为了取得好的成绩,一天训练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9点到夜里11点半(吃饭午休除外),唱到最后整个合唱团的演唱声音上一点杂质都没有,对作品的表达能够达到整个队伍在比赛时能够感动自己到满面流泪,一晚的休息第二天又精神抖擞,那是一个想战斗,能战斗,战之能胜的队伍,一晃20多年过去了,现在大部分队员已经退休,有几位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现在想再组织起这样的一个团队多次努力都没有成功,年轻人技术好了,精神头却不足了。在上海,年轻人的生活压力还是很大的,教育系统男教师少之又少,合唱是精神的艺术,何况男人还需要养家糊口,怎么办?我想我们的问题也是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问题,所以我在闵行组建男童合唱团也是我的一个长远的打算。至于作品,我们现在也在努力,也在想各种办法与创作者联系,争取自己在培养基本创作队伍的同时,通过寻找和购买使我们的演唱作品能够有丰富和拓展的空间。


第七.合唱指挥需要不断地学习,积极地实践,需要有广博的胸怀与真诚的爱


从我的合唱爱好和合唱实践的经历来看,合唱在我的生活里已占据了很主要的地位,我也有点走火入魔的味道,我梦想通过合唱活动建立合唱特色区域,让合唱伴随孩子们成长,成为闵行的孩子们走向幸福生活的良师益友,成为闵行社会大众文化与和谐闵行建设的助推剂,而要实现这一梦想,不仅要靠自己的努力工作,还要不断学习提高自己,不仅一个人努力,还要创造机会让其他人得到发展,尤其要创造机会让更多的年轻人得到发展,那是我们合唱发展的未来。


感谢长三角城市合唱联盟的平台,感谢无锡合唱协会、无锡山禾合唱团,让我们这些与合唱有缘的人能够聚集在一起,互相畅谈合唱的发展与未来,希望上海也能够创造机会迎接四方合唱之友。


谢谢大家的聆听!


2020年11月15日于无锡



微信图片_20201125170410.jpg


上海市闵行区教工合唱团


闵行教工合唱团是由闵行区中小幼教师奖励基金会、闵行区教育工会、闵行区教育学院(原闵行区教师进修学院)联合发起成立的闵行区教育系统教工业余艺术团体。

闵行区教工合唱团常年把合唱训练与教师培训相结合,多年来一批接受合唱团训练和受合唱团影响的教师脱颖而出,为闵行区的地区文化的发展、音乐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合唱的普及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现任团长:恽敏霞;常任指挥:刘庆江。


1997年6月,闵行教工合唱团成立至今,在国内外大型演唱会上,已经成功演唱过《八骏赞》《阳关三叠》《一根丝线牵过河》等中文歌曲23首,《夜歌》《茨冈》《黄昏之歌》等外文歌曲30首。

1999、2001、2003年,连续三届荣获由上海市委组织部、宣传部主办的“阳光大地”合唱比赛第一名;2007年,荣获上海市首届无伴奏合唱比赛金奖。

2002、2004年,荣获第六、七届“中国合唱节”金奖。

2005年10月,荣获“第六届意大利GARDA国际合唱比赛”金奖与本次全部比赛项目中的唯一“最优美歌曲演唱特别奖”。

2007年,被上海市文广局首批命名为“上海市非职业艺术团队”;2015年,荣获“上海市首届市民合唱节百家优秀合唱团”称号;2017年闵行教工合唱团在上海市城市剧院成功举办了建团20周年音乐会。

根据音乐教育对基础音乐教学师资培养的需要,近年来合唱团更是将常规训练和培训相结合,积极参与了地区合唱大师班的现场观摩教学展示,2018年组织团队赴广东深圳和当地的知名合唱团进行学习交流并参加了第八届广东深圳合唱大师班的学习培训。



合唱资讯

赛事 · 活动

合唱e家风采

合唱e家

中国“合唱e家”网(以下简称本网),上线于2018年5月。总部位于经济发展核心商圈广东腹地——历史文化名城佛山市。该网隶属升降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拥有,并由该公司独家全权运营

  • 学员风采3
  • 学员风采2
  • 学员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