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聆群:忆马革顺先生二三事

编辑:
更新于:2021-08-03
分享:

忆·马革顺先生(一)

马革顺先生以101岁高龄仙去!他的真诚质朴的音容永远铭刻在我心头。有一件文革中的事,我想对大家说说:那应该是我们被张春桥的所谓“11:3”、“11:4”指示,”押解”、驱赶回到上音园时候的事,我们被赶到当时的南二楼还是南三楼的一间大教室里居住,而且要我们在学生用的铁质双层床的上铺睡觉,我那时是30来岁犹可,马先生那时己近60岁了,是我们的前辈老教师了,这不是对老人的有意惩罚吗!而马先生却不以为意,安之若素,每日”受难”。



一天爬上床后,与他捱头而睡的我,见他总是拿出英语版的《毛主席语录》小型本认真地读起来;有一次我忍不住称赞他“马先生你真用功!”而他却淡然地回答我,“我是怕原来熟识的英语会忘掉,所以每天复习复习”。这让我感到羞愧!我这个不会英语的年轻教师,身上所受的压力,比马先生要轻得多,为什么不能像马先生那样学学英语,或别的什么呢?


忆·马革顺先生(二)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36.jpg

        还有一件也是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更要向大家说说:那时马革顺先生与谭抒真副院长被造反派和工宣队安排负责维修全院的水电设施,因此他俩每天总是各背着一个工具包到校,分别到南楼北楼各个教室、房间和厕所敲敲弄弄,用小电筒照照,检查和维修着各处水电设施,劳动了一天还被规定到一小房间“天天读”,而且还规定每天都要写一份思想汇报,讲讲劳动和“天天读”的体会。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40.jpg

这二位被校里人在背后呼之为”技术牛鬼”的老先生,却因认真而“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原来有一天,两位老先生在认真“天天读”的时候,马先生翻阅着手上的小语录,随口说这个语录用的纸很好,原来是用来印圣经的,叫做“圣经纸”。话一出口,马先生就觉得有点不妥,谭抒真副院长也干脆用眼瞪了马先生一下。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42.jpg
事情本来到此就完了,而马先生却左思右想地觉得不妥,便认真地把此事写进了他当天的思想汇报,遭来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第二天在开始“牛棚劳动”之前,监管着马先生等的“牛头”,便召集了一个小型“批斗会”,先要马先生“老实交代”昨天主动汇报的那件事,然后是声斥马先生“反动透顶”等等咋呼一通。当天晚上我们爬上高层床躺下来之后,我忍不住在马先生耳边轻声说;“马先生你何必汇报呢?”只听马先生叹息一声,摇摇头,闷声睡下。

上海音乐学院女声合唱团《雪花》马革顺指挥


《生命因你而动听》马革顺先生95岁生日之际采访——采访中大量的历史资料展现了马老先生坎坷的人生,和对合唱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 。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47.jpg

忆·马革顺先生(三)

我还想起马革顺先生与谭抒真副院长在文革之后退休时的一件事。那应该是我参与在原上音大礼堂后面的小礼堂(贵宾室)举行欢送离退休老教师和老干部的会上听来的。我的记忆中应是马、谭两先生同时被欢迎起来讲话时说:今天是我们两人要退休“告别”上音的日子,所以相约起了个早,还是背着原来的工具包,到南楼、北楼一间间房间走了一遍,发现“某某某”房间电灯开不亮了,“某某某”厕所正在漏水,“我们真想还象在‘文革’时那样修修弄弄……”;听了这番话,我记得曾经担任过上音党委副书记的贝纹同志,站起来向谭、马两先生鞠了一身躬,说:“听了谭先生马先生这样讲,我作为曾经在上音担任过负责工作的党的干部,非常惭愧,我只向他们深深地鞠上一躬,来表示自己对他们的敬意了……”,与会者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了对谭先生、马先生和贝纹同志讲话的深深感动。但是,也是参加了这次会,也听到了谭先生、马先生和贝纹同志这番话,另一位”文革”之后调入上音的姓杨的负责干部,却似乎是充耳不闻、视而未见当时会上的感人场景,却站起来说了一番颇煞风景的话,在这里我就略而不讲了吧。


陈聆群

记于2016年6月19日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50.jpg



- END -

微信图片_20210803101655.jpg
 ↑ 点击图片跳转至相关链接↑

2019年年底,纪念马革顺诞辰104周年、严良堃诞辰95周年暨首届“马严合唱与指挥学术座谈会”,在广东中山胜利召开! 来自全国各地的合唱界专家通过现场或网络等方式,深切缅怀二老对中国合唱事业的伟大成就,学习与弘扬二老德艺双馨的崇高师德。



图片、视频 | 来源于网络

合唱e家编辑排版



合唱资讯

赛事 · 活动

合唱e家风采

合唱e家

中国“合唱e家”网(以下简称本网),上线于2018年5月。总部位于经济发展核心商圈广东腹地——历史文化名城佛山市。该网隶属升降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拥有,并由该公司独家全权运营

  • 学员风采3
  • 学员风采2
  • 学员风采1